性侵殴打‧逼借阿窿‧钢琴老师揭同事兽行

605浏览 分类:潮流商务 2020-07-09

性侵殴打‧逼借阿窿‧钢琴老师揭同事兽行(吉隆坡27日讯)华裔女钢琴老师申诉,与她隶属同一间音乐学院的吉他老师以“加料饮料”迷姦她,再以性爱短片威胁她成为其性奴,过去半年内性侵她十多次,甚至威逼她向同事或高利贷借钱,若不依就对她拳打脚踢,最近一次甚至以皮带及藤鞭鞭打她至休克后,再将她丢弃在路旁。全身布满瘀青及鞭痕的受害者只能向路人求救,送往邻近的诊所治疗。基于伤势过于严重,左眼窝甚至被打至全黑,一直只是默默承受委屈及哑忍的她,最后勇敢向警方揭发同事的兽行。半年遭性侵十多次周姓女受害者週五通过民主行动党泗岩沬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召开记者会,声泪俱下讲述过去半年多的不堪经历。她是在去年5月跳槽至吉隆坡一间着名的音乐学院担任全职钢琴老师,并且认识了学院老闆的弟弟,也是该院的全职吉他老师“李X”。两人一直都只是同事关係,直到8月某一天,“李X”突然请她喝饮料,不疑有诈的她从此陷入无底深潭。喝加料开水全身无力“喝过那瓶水后,我全身无力,他就把我带到学院的休息室,然后强暴我,我根本无力反抗。”她声称,“李X”将性侵的过程录摄在手机里,作为威胁她的筹码,强迫她成为其性奴。受害者说,“李X”每一次性侵她,都会逼她喝下加料的开水,让她无力反抗,她若拒绝,就会猛打其腹部,怕事的她根本不敢吭声,只能任其摆布。她说,“李X”每一次都会选在学院职员及学生较少的午后时间,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强暴她,并且将手机放在沙发前的橱柜上摄录全程。“除了逼我跟他发生性关係,他还要我向公司预支薪水,或是跟同事借钱,再把这些钱交给他,每一次都是几百到一千,短短的几个月里,就已经给了他两千多令吉。”受害者指出,这段日子里,“李X”甚至要她一起“演戏”,人前只是普通同事关係,人后不只要她当性奴,还要当“手机简讯情人”,24小时候命,随时回覆简讯,否则会受到责怪。被揭露兽行扬言对付亲友周姓受害者声称,对她而言,以记者会形式告发“李X”,形同赌上了性命。“他一直恐吓我,还有我的朋友,说知道我住哪里,如果告发他,我及家人,甚至帮过我的朋友就一定会有生命危险。我真的很害怕,他有靠山,我甚幺都没有,但就是因为我甚幺都没有,我才要说出来。”曾接恐吓简讯电话受害者是名失婚少妇,与前夫在两年前离婚,年仅4岁及2岁的孩子目前由她一人照顾。她说,在向警方揭露“李X”兽行后,她曾多次接到对方的恐吓简讯及电话,后者扬言要她“死了都不会有人知道”,甚至要对付她的家人及朋友。可是,哑忍了半年多,她不想再忍了。她强调,相信自己绝对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在音乐学院被侵犯的那段日子里,她相信公司的书记都知道,因为有几次,明明学生已经到了,但书记竟然没有通知她,任由她在休息室里被“李X”摆布。“听其他同事说,学院里有很多全职的女老师都做不久,很快就离职,我真的相信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希望她们在见报后,都勇敢地站出来,和我一起告发他。”受害者也劝勉家长,若有安排孩子到音乐学院学习乐器,必须要关心孩子在学习期间与导师的互动,因为很多时候都是老师与学生一对一在课室里,她不希望有女学生跟她一样受到伤害。不确定是否怀孕受害者说,她不确定“李X”在性侵她期间是否有使用安全措施,她亦不曾避孕,以致在被送入院检查时,她发现自己的孕测是阳性(怀孕),但在出院隔天,下体即流血不止。目前,她仍不肯定自己是否真的怀孕,或已经怀孕却流产。她申诉,在入院验身前,警方在她不清醒的情况下录口供,导致第一份报案书内容有出入,警方当时仅以“李X”轿车的注册地址断定那里就是案发地点。“警方查到地址在雪州新古毛,所以要我从吉隆坡中央医院再赶去新古毛协助调查,再转到双溪毛糯医院作检查,来来回回到家时已是隔天早上8时,正当我準备吃药睡觉时,新古毛警局打电话告知已经逮捕嫌犯(李X),要我立刻去认人,但我太累了而要求延迟。”她说,在下午1时睡醒来后,新古毛警局却以嫌犯强调自己无罪,已经释放对方。她之后再到斯里白沙罗警局重新报案,但警方向她表明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很难将对方定罪。称有人撑腰恐吓勿报案受害者指出,“李X”今年30岁,除了在学院任职吉他老师,偶尔也会接一些演奏邀约,而该学院是“李X”的哥哥所创办,后者经常以其哥哥与政府高官关係友好作威胁,恐吓她不准报案。“他说他哥哥是名导演,认识很多名人,我就算向外人告发,也不会有人相信我的话。”接恐吓简讯她还说,她看过政府高官的妻子到过学院,与老闆娘交谈甚欢。她说,在离职后,有好几次,她真的想跟老闆或老闆娘告发“李X”的恶行,但两人都对她避而不见,电话也不接,即便她亲自到学院要求见面,后者也以有会议而拒见,她只好放弃。受害者也质疑,“李X”幕后似乎有人为他撑腰,甚至在她换了几次电话号码后,都有办法取得资料及恐吓她及友人。她说,“李X”在事发后取走其手机,她在第一次报案时所留下的联络号码其实是友人的手机,但“李X”竟然有办法从警方那里得到资料,再传恐吓简讯给她。她补充,在第二次报案时,将友人的手机交给警方作证据,并换了另一个新的号码,结果“李X”也一样有办法取得有关号码,继续干扰她及友人,因为担心被对付,她们只能不断地换手机号码。逼辞职后要挟借阿窿受害者声称,“李X”在去年11月逼她向公司提出辞呈,原以为终于可以摆脱魔掌,却没想到是另一个恶梦的开始,后者再以性爱短片要挟她向大耳窿借贷。“他给我几组大耳窿的号码,逼我去借钱,最后只成功向其中一组大耳窿借到钱,名义上是借1400令吉,但实际只有700令吉,他很不满意,又出手打我。”逼谎报遭前夫殴打失业后的她,根本无力偿还高利贷,原本已经生活在性爱短片的威淫下,还要被大耳窿追债,她一度想过要自杀,但想到自己还有两名年幼的孩子,她只能不断哀求“李X”归还短片。她不时回到音乐学院,或在停车场等候“李X”,后者每一次都以“最后一次性爱”作交换条件,继续侵犯、虐打她。有一次因为在她身上造成明显瘀痕,“李X”要她向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谎报是被前夫殴打所致。“他一再以短片威胁我,又说只要我愿意做,就会归还短片,我只好去马华投诉,但对方以没有证据为理由,没有受理,只是建议我去报案。”毒打至休克“弃尸"路旁受害者说,离职后,她仍然无法摆脱性奴的厄运,“李X”知道她想要拿回短片,每一次都以短片为藉口骗她见面,逼她在车上为他口交,再要她喝下“加料开水”再载她到陌生的屋子侵犯她。她说,因为喝过“加料开水”后,她都会陷入半昏迷及无力的状态,因此没办法记住“李X”到底载过她去哪里,或在哪一间屋子侵犯她。她披露,今年3月11日下午1时多,她为了向“李X”索回性爱短片,再一次上了他的车及被强灌“加料开水”,迷迷糊糊中,她又被带到一间屋子,在对方打算侵犯她时,她尝试反抗,结果惹来一阵毒打。“他打我脸,踢我,还用皮带及藤条鞭我,一直打一直打,打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我就晕了过去。他可能以为我死了,所以又把我抱上车,载我到住家附近后,就把我丢在路旁。”受害者后来被路人发现,送往诊所进行治疗,但因为伤势太严重,诊所不敢受理而把她转至吉隆坡中央医院。提醒女性遭性侵勿哑忍受害者希望自己的经历可以提醒所有的女性,在遇到类似的情况千万不要哑忍,一个人躲起来哭,以为明天一切就会过去,那只是自欺欺人。“每一次,我都相信那是最后一次,结果都是骗人了,情况只有越来越恶劣,所以大家一定要有勇气去面对这一切。”林立迎声称,警方可以援引刑事法典326(严重致伤)条文及376(强姦)条文调查“李X”。326条文的最高刑罚是坐牢20年及罚款,或另加鞭笞;376条文则是坐牢最低5年,或最高20年及鞭笞。他说,他将向警方跟进调查结果。另外,士拉央市议员游佳豪也劝告家长在送孩子到音乐学院、才艺班或补习中心时,一定要非常清楚学校师资,及关心孩子上课的情况。‧2015.03.2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